amoamo

“获得征服世界的魔法吧”⚡️⚡️

【百万】黑怕不怕黑



01.

“老白。”

“?”

“你这个人真的,一点都不黑怕。”

02.

白曜隆跟王昊好上之后,俩人忽然不约而同的矜持了起来。以前三天两头的一起回家打游戏,玩到后半夜头顶着头睡死在沙发上,等着被脖子疼醒再迷迷糊糊的互相扶着往床上栽。俩男的嘛,有啥可讲究的。

结果谈了反倒抹不开脸了。这要再住一起,是不是就代表着要嗯嗯了?他俩跟纯情小学生似的谁都不好意思提,结果就是天天早早的各回各家。

终于有一天,红花会其他人忍不住了。于是贝贝负责他老铁,丁姥姥负责小屁孩,分头的谈了谈心。

“咋回事了?闹矛盾呢?”

“没有啊,真的,好着呢!”

那行吧,没有。没有就一块儿回去该干啥干啥,省的白天你俩那眼神儿天雷地火的惹人讨厌。

进了屋门,两个人之间隔着一公分的距离规规矩矩的坐在沙发上瞪电视墙,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搁。最后做哥哥的王昊站起来摆了摆手:“那行,我先去洗澡,你随便转转。”

转啥?白曜隆坐在沙发上四处看。这屋他来了得有八百回了,啥东西在哪儿比王昊自己都熟。不过,话说回来,以男朋友的视角再一看,也确实是有点儿不一样。

白曜隆站起来走到王昊的桌子前,把上面放的三个雏田手办塞进了抽屉角。

顺眼多了。

王昊洗好出来,整整齐齐的穿了一身成套的睡衣,长袖长裤小翻领,往床上一窝开始擦头。白曜隆目不斜视的走进浴室,里面有点潮有点热,还有王昊洗头膏的香气,镜子上水汽雾蒙蒙的。镜子。白曜隆的脸一下子红了。

洗完澡换了衣服白曜隆已经有点儿那啥了,他别别扭扭的拉着裤腿走出去。王昊坐在床上看电脑,带着耳机,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手握成拳头抵着嘴,一脸兴奋又紧张的样儿。

哦哟,白曜隆心里一荡。

他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凑到跟前了都没被发现。白曜隆一手搭上王昊的肩,脸杵到屏幕上。

“呲呲呲看啥呢哥啊啊啊啊啊!!!!!”
“还……我……命……来……”

白曜隆一屁股坐到地上,还顺便带翻了王昊的电脑。女鬼的哭声配合着白曜隆的惨叫生生把恐怖片爱好者王昊震蒙在床上。

等缓过神来,王昊捡起他结实耐摔的大宝贝儿抱在怀里,手一指白曜隆。

“你这个人真的,一点都不黑怕。”

“黑怕都得不怕黑,你咋还能怕鬼呢?”

03.

处时间长了之后,这句话的使用频率真的是屡创新高。

白曜隆不单怕鬼,他还怕虫子,怕猫挖,怕芥末。一米八多的大个儿,那天家里飞进来个扑棱蛾子王昊够不着,还没想扭头指使他一下人已经尖叫着冲了出去,甚至顺手关了门儿。捏死了蛾子,王昊手一指。

“老白。你这个人真的…”

你们都懂他要说啥了反正。

不仅如此,白曜隆还是个养生狗。之前没谈的时候怎么没看出来呢?一个rapper,天天要端着保温杯喝热水。这也就算了,他甚至循序渐进的往王昊的厨房里搬了整整一套煎锅炒锅小奶锅,每天晚上试图给王昊炖燕窝。

王昊塞满椰汁牛肉干的标准黑怕厨房毁于一旦。

更别提白曜隆的日常奶气攻击。饮食口味甜蜜蜜,穿衣风格骚兮兮,love&peace笑眯眯。

“你这个人…”

连着做了一个星期的歌儿,录完音的当天晚上十点半王昊就被白曜隆压着进了卧室早睡早起,连“那干脆搞一发?”的要求都被拒了。他徒劳的张了张嘴,算了不说了,大家都懂了。

不过有时候也挺好的。王昊被白曜隆圈在怀里,往枕头上拱了拱。早睡早起,明天还有长长的一天可以呆在一起。

04.

“所以你能不能滚了让我自己个儿呆会儿?”

王昊声嘶力竭,嗓子都快劈了。

沉。躁郁,压力大,心里堵着,血都冻住了,谁劝都不好使。

王昊也知道自己有点无理取闹,但是他有经验。时不时的他就会崩溃一段,难受,想死,一坐就能坐一宿。但没事儿,只要没人来招他,过几天自己就能调整过来。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把傻站在一边儿的白曜隆撵走。

“走走走,烦死了给那杵着,赶紧的走。”

白曜隆扭头走了,还把门给他带上。王昊靠着床坐在地上,一边沉还一边分出了一点点心思琢磨,白曜隆这是走了,还是再也不回来了。

白曜隆回来了。

还端着一个锅。白曜隆拿lv的丝巾垫着锅把手,身上围了买拖把送的宝可梦呆河马围裙,整个人又富贵又贤惠。

锅打开里面是冰糖梨,热气熏着了手,白曜隆跟鸭子似的摆了摆,小心翼翼的给王昊盛出来一碗。

“万万…你一天没喝水了。我就给你放着就走,你喝完了叫我收拾。”

“老白…”

我又不黑怕了?白曜隆心里琢磨。

“过来。”

王昊拉着白曜隆的手站起来,摸摸他毛绒绒的发茬,然后俩人亲了个嘴。

算了,我大魔王的男人
怕不怕黑都是nbmc



end


评论(9)

热度(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