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amo

“获得征服世界的魔法吧”⚡️⚡️

【百万】失恋3.3天(上)


day1.

王昊跟白曜隆(单方面)分手了。

那件事情之后,白曜隆就被家里要求留在加拿大。等他好不容易借着过年的理由回国,王昊又已经去了东北。白曜隆在加拿大憋的发疯,回来时带的礼物塞了几个箱子,一时见不到面的就发在群里。给刘嘉裕带的雪茄和酒,给特别怕冷又总不爱多穿衣服的李京泽买了goose,甚至给红花会的家属们都买了各种护肤品和彩妆。微信消息不停推送,热热闹闹的,王昊拿着手机翻来覆去想了好久,删删改改的发了一句。

PG:没我的吗?

他发完又怕冷场尴尬,着急忙慌的想找一个开玩笑的表情包,结果还没翻到,白曜隆就回复了。

崩天龙仔:有有有,不过万万的得见面才能送。[害羞][害羞][害羞]

群里的画风已经从感谢土豪迅速变成了哎唷唷和烧烧烧,王昊纠结了一会,点开了他和白曜隆的私聊。

聊天还停留在小白两天前给他发的消息上,“上飞机了。”,四个字加一个句号,短短的看不出情绪。再往上是四天前的“最近胃好点了吗?好好吃饭别老瞎想了”,再往上是“万万万万咋老不理我啊?[委屈]”,然后是好几条笑话外加一长串的“哈哈哈哈哈是不是贼好笑了”,再往上翻,消息越来越密集,从几天一条变成一天几条,吃了什么买了新衣服都要一一分享,一屏一屏的白色对话框。王昊从没回过。

他翻到最上面,是两个多月前白曜隆发来的一条长长的语音。

“万万…我最近可能回不去了…”

白曜隆的声音有点囔囔的,隔着半个地球的距离也听得出当时的委屈和担忧,王昊只听了开头就把语言点掉了,向后靠在枕头里,手指慢慢向下划着。

“万万…我最近可能回不去了,你不要担心我,好好吃饭,憋老瞎想嗷……网上呢东西少看,等你的白白龙回去!想要啥衣服鞋了记得给我发,这边东西贼便宜了……爱你,万万。”

即使关了声音,那条信息还是不依不饶的在王昊的脑子里自动播放起来。白曜隆被他传染的大碴子味口音,说到不能回国时无法抑制的颤抖和最后说出“爱你”之前长长的停顿都真实的回放出来,甚至能听到吐字间隙吸鼻子的气音。

两个月的时间在微信上也不过是十几分钟就能翻完的记录,白曜隆的单方面聊天间隔时间越来越长,王昊一句一句的看下来,仿佛从头复习了一遍他们之间感情渐渐冷淡的过程。不过就算这份冷淡也是王昊自己决定的,他还没拉到最下面,白曜隆已经等不及的发了一条新的信息。

我老白:万万~我机票已经买好了昂!明儿见不过你不要来接我反正我也不会告诉你航班信息滴!

我老白:乖乖在家等着我昂!

王昊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敲停停,过了好久才摁下发送键,信息发出的那一刻手机微振,显示了一条新的对话。

我老白:万万你在写啥呢一直显示正在输入呲呲呲…感动的话留着等见面再说昂。我也爱你!

另一边,白曜隆满是绿色对话框的聊天界面弹出了一条小小的白色信息,两个月来他石沉大海的216条信息终于有了回复。

大大大魔王:别来了,我们就这样吧。

day2.

白曜隆刚刚踏上黑龙江的土地就被凛冽的北风吹的一哆嗦。为了避免麻烦他带了帽子口罩,本来还担心会格格不入,结果走在大街上全是捂的严严实实只露出眼睛的行人。从飞机场到车站的路上,白曜隆遇到了好几个比他低一头穿着潮牌的男孩子,带着口罩帽子低头赶路的样子让他的心跳漏了一拍,等仔细看的时候又发现不是。他挠挠头上早已经没了的小闪电,坐上前往肇东的长途车。

车里空调打的很高,摇摇晃晃的让白曜隆昏昏欲睡。半年前王昊的妈妈从家里寄来东西,那时候PGone正火的如日中天,全国各地到处飞,包裹就寄到了白曜隆家里。他留心记下了那个不甚详细的地址,快到肇东的时候睡的迷迷糊糊的白曜隆想着要给王昊打个电话,但还没等掏出手机就清醒过来。下了车,他自己跌跌撞撞的在大雪里打了一辆出租,也说不清要去哪,只好由着司机慢慢开着。

窗外的天空已经渐渐黑了下来,街上行人很少,大概是都已经回了家。司机终于弄好了导航,一边开着车一边跟白曜隆搭讪。

“你也是东北人吧?来肇东串亲戚?”

“啊…算是吧…”白曜隆低下头,在口罩里苦笑了一下。司机看不到他的表情,还在兴致勃勃的唠嗑。

“看女朋友来的吧?哈哈…”

路边的小区楼已经亮起一盏盏灯光,白曜隆又不由自主的想起王昊。不知道他在家里有没有好好吃饭,还是跟在西安一样,一刻不停的吃着小零食,到半夜又饿的没法睡觉。

年已经接近尾声,但时不时还会有陌生的远房亲戚忽然到访。门铃响的时候王昊就自觉的躲到屋里反锁上门,外面马姐和客人热乎又客气的唠了几句,话题不可避免的拐向了某个让人烦躁的方向。

“你家昊昊呢?过年也妹没回啊?”

“没有,跟朋友不知道去哪玩了。”马姐熟练的轻描淡写:“坐,小伙子看电视吗?吃点水果吧。”

“我在微博上看人说他回来了啊,航班都清清楚楚的。咋说妹回呢?”接着是一阵轻声嬉笑,伴随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评论。

王昊把耳机的音量调大,静静的坐在电脑椅上。桌子上笨重的台式机还是11年买的,早就成了摆设,光开机就花了五分钟。屏幕的微光刚好能照亮抽屉又不至于被外面发现,他小心翼翼的翻出一包牛肉干,抬头时眼光无意的扫过老旧的windows桌面。

yy的图标看起来已经有点陌生了,桌面上还乱七八糟的放了一堆txt文档,有些起了名字,更多的都挂着“with贝”或者“3月4号”这类敷衍的标题。王昊一个一个点开看了一遍,默默的关上了电脑。

马姐推门的时候王昊正坐在地上跟最后一根牛肉干奋斗,嚼的下巴骨都要脱臼了。她把屋里的灯拉开,叫王昊出来吃晚饭。

“这么快人就走了?”王昊摇着脑袋左右看:“妈我不饿了,我想睡觉。”

“才八点,你睡的哪顿觉?”马姐把美妞的绳子往王昊手里一塞:“不饿出去转悠转悠,妞儿也该溜了。”

大金毛兴致勃勃的摇着尾巴的围着他的腿绕圈,王昊回家之后就没出过门,马姐惯着他,也没唠叨过,但他心里知道自己的样子挺让人操心的。冬天外面天一黑就很少有人了,王昊从玄关上拿了个口罩,拉着美妞出了门。

白曜隆被狗扑倒的时候已经差不多要冻死了。他在不少段子里听过东北的冷,但每次王昊跟他描述家乡的冬天又总是暖和的不行,在家里穿着袜子走来走去,一天吃三根冰棍儿之类的。所以来的时候,白曜隆搭配许久还是穿了新买的大衣。

金毛热情的扒拉着白曜隆落满雪花的衣服,他站着晃了一下,看到远远冒着雪走过来的王昊,想象中的浪漫和激动都被冻住了,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他冷不冷啊?”

王昊走到近前才抬起头,拉狗的时候习惯性的低声道歉,然后才被吓了一跳似的,反应过来面前站着的是小白,睁大眼睛愣住了。

“你冷不冷啊?”隔了好长时间,王昊抬手拍掉白曜隆身上的雪。

白曜隆脖子都冻僵了,牙关打着颤,努力点了点头。

“定宾馆了吗?”

“没…没没没有!定不着,都满满满满了。”

王昊憋了两下,竟然在冰天雪地空无一人的大马路上笑出了声。他一边哈哈哈一边抽着气,最后干脆蹲在地上,一只手揪着白曜隆挺括的袖口。

“你知不知道,你这就叫嘚儿喽嘚儿喽…哈哈哈哈…嘚儿喽嘚儿喽滴”

等笑够了,王昊那手指搓搓眼角冻出的冰碴子,拉着狗和小白回家了。

进门的时候白曜隆被屋里的热气冲的头晕晕的,坐下没一会冻僵的脸就麻麻痒痒的难受起来,衣服上没拍干净的雪化了一身。他小心的调整了一下姿势,把衣摆拢到膝盖上,王昊换好在家穿的衣服,从屋里出来,递给白曜隆一套睡衣。

“去洗洗吧,该着凉了。”

等白曜隆洗完澡,王昊已经给他铺好了客房里的床,他憋了一肚子的话,可当着王昊妈妈的面又不能说,只好吞吞吐吐的问:“明天…?”

“明天我找辆车带你转转,睡吧。”

王昊说完就出去了。

这算是…和好了吗?



tbc

评论(6)

热度(188)